逝者:郭錦揚
  出生時間:1917年農曆十一月
  去世時間:2014年4月13日
  生平簡介:出身從化釣里村農民家庭,1935年參加國民黨軍隊64軍155師,任師部直屬無線電排班長,1938年5月參加蘭封會戰(徐州會戰的一部分),同年參加武漢會戰,1942年退伍。“文革”期間,毀掉了包括退伍證等一切身份證明,僅留一個軍用水壺。
  按照中國人的習俗,老人在98歲高齡去世,屬於白喜事。從化的郭錦揚老人在生命的最後兩年,確實是心情大好的,志願者和媒體的探望,讓他誤以為自己抗戰老兵的身份得到了官方承認,兒女們也不願戳破這個美好的誤會。事實上,由於缺乏相關證明,前國民黨籍士兵郭錦揚的抗日經歷至死也未被官方承認。
  昨日7時左右,郭錦揚在從化釣里村的家中去世,按村裡虛歲的算法,他終年98歲。
  美麗誤會
  志願者送的勛章給他安慰
  三四年前,郭錦揚的身體就開始一日不如一日,肺氣腫、心供血不足和嚴重的氙氣,讓他很難站立和說話,每天在一個約6平方米的土房內坐著,困了就睡,醒來接著坐。
  子女的生活也都比較困難,提供給郭錦揚的醫療條件有限,小兒子郭煥舒說,只要父親一難受,就給他吃7塊錢一瓶的復方甘草片,這也是老人唯一的藥物。
  今年4月初,郭錦揚由於肺部疾病住進醫院,9日那天,老人流著淚要求回家,兒女們將他接回。昨日,這位釣里村最高壽的老人去世了。依據村裡習俗,去世當日,郭錦揚的遺體被抬到祠堂,家人和族人共同守護一晚,次日遺體將送去火化。
  家人說,郭錦揚去世時是滿足的,由於年老而多少有些糊塗的他,將志願者給他佩戴的勛章,當做是政府對他抗戰老兵身份的認可。
  兩年前,一群關愛抗戰老兵的志願者找到了郭錦揚,當時的郭錦揚還能說出“國軍64軍155師”的番號,還能回憶部分戰時的長官和場景,志願者們結合史料,內部認定郭錦揚是抗戰老兵。志願者組織每月給郭錦揚的300元,讓郭錦揚覺得是政府的補貼,高興時他還會拿著300塊錢,問兒女們“你們缺不缺錢花”。
  事實上,郭錦揚一直到去世都沒有被官方認定為抗戰老兵。士兵證、退伍證等凡是能夠證明郭錦揚投過國軍、打過侵華日軍的東西,都在“文革”期間被郭錦揚付之一炬。
  “之前欺負我們的時候,說我爸爸是國民黨,現在我們要證明他(指郭錦揚)是國民黨了,又不行了。”小兒子郭煥舒表示對此無法理解。
  可一個無奈的現實是,現在的確沒有文字資料可以表明,郭錦揚是國民黨籍抗戰老兵。儘管郭錦揚的描述與史實相符,儘管村裡開出了證明,儘管全村人都知道村裡有個國民黨士兵。唯一算物證的大概就是一個美式軍用水壺了。
  如今郭錦揚走了,郭煥舒希望將水壺作為抗戰物品捐出去。
  從軍7年
  忘不了李漢魂送的“三炮台”
  根據郭錦揚及家人的回憶、村裡人的旁證和南都記者翻閱的史料,大致可以勾勒出98歲郭錦揚的一生。
  客家人郭錦揚,1917年農曆十一月出生,幾代務農。作為家中獨子,他本可在1935年的國軍征兵中“躲過一劫”,然而同村的一名有錢人,買通征兵者,強行將郭錦揚拉走,替自己服兵役。
  也許是同村族人郭甘霖在電臺系統當官的緣故(郭甘霖後任國民政府廣東省電臺總長),郭錦揚等一行同村人都在64軍155師當上了通信兵,郭錦揚任師部直屬無線電排班長。
  1938年,日軍逼近中原地帶,郭錦揚隨軍到河南商丘。郭錦揚所屬的155師接64軍軍長李漢魂命令,攻打羅王火車站,無線電排的設備架設在離戰場不足500米處,“在房門口就能看見士兵衝鋒,炮彈曾在他面前將戰友炸死。”郭錦揚生前曾這樣回憶。
  根據史料,155師後曾經參加1938年的武漢會戰和之後的廣州保衛戰,但郭錦揚對這兩場戰役記憶模糊。
  1939年11月,廣西南寧在桂南會戰中丟掉。郭錦揚生前曾回憶,次年10月,光復南寧的消息,是他送給原64軍軍長、時任廣東省主席李漢魂的。看完電報的李漢魂,突然大力拍了一下桌子,讓並不知電報內容的郭錦揚著實嚇了一跳,但隨即一顆懸著的心就放下,南寧光復了,李漢魂給這名通信兵煙抽,“三炮台”,這讓他一輩子都記得。
  身份障礙
  受審查後燒掉退伍證勛章
  1941年,抗日戰爭如火如荼進行。念及家中只有母親和妹妹,郭錦揚向一名長官請求退伍,被拒絕後,心急的郭錦揚突然給對方跪下磕頭,對方心軟了,答應放行。
  次年,郭錦揚回到了闊別7年的從化釣里村,他拿著手榴彈衝到財主家,要為這幾年的炮火生活討個說法,後來村民勸架、財主求饒,才算平息此事。
  火爆的脾氣幾乎持續一生,在1949年後的歷次運動中,郭錦揚從不避諱自己國民黨士兵的身份。因為在工分、分糧食、兒女讀書等事情上,村人口中“殘渣餘孽”的他受到頗多欺凌,妻子每每都怒斥郭錦揚,要求他低調一些,但性格倔強的郭錦揚毫不避諱,並以給孩子講自己參軍經歷為樂。“萬幸”的是,退伍較早的郭錦揚沒有參加過內戰,沒有被批鬥、沒有挨整,但“文革”中,郭錦揚還是因國民黨士兵的身份受審查,經常被三更半夜叫來問話。“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。”激憤的郭錦揚燒掉退伍證、勛章等物件。
  去年,民政部出台了針對原國民黨抗戰老兵的政策,郭錦揚對兒女說,倘若不能被承認身份,“死都不瞑目”,為此兒女們四處打聽如何能夠恢復父親的身份,但每次遞交的材料都石沉大海。
  直到昨日,98歲的郭錦揚去世,抗戰老兵的身份也沒有得到官方承認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張釗 攝影:南都記者 黎湛均  (原標題:九旬老兵長逝 半生渴望正名)
創作者介紹

洗地打蠟

yh93yhmk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